桑兰索赔案下一步或撤案 起诉书内容被指缺实证

  一名
在纽约执业的民事诉讼律师说,桑兰18亿美元索赔案的下一步可能是撤案,也就是法官宣布不予立案。

  这位与本案无关的律师7日说,根据纽约州的法律,桑兰的案子已经超过了追诉时效,故此,撤案的可能性比较大。“若是撤案的话,估计几个月内就会有结果,”他说。

  若是法官不赞同撤案,案子就将进入取证阶段。单方都有举证责任。单方律师会交流各类文件。举证完成之后,案子才会进入审理阶段。普通民事索赔案可能会拖得很长,最快也要一、二年,长的则要五、六年。

  这位律师的预判跟原告一方律师的预判大致契合。原告刘国生、谢晓红的律师莫虎认为,桑兰案有两大弱点。其一是索赔时效已过。其中有些名目的追诉时限为一、二年,最长的为六年,而桑兰受伤至今已经13年了。其二是起诉书中一切内容都是“桑兰说”,缺乏实证。莫虎预判一切原告极可能
以“追诉时效已过”为由要求撤案。

  桑兰的律师海明承认桑兰大多数索赔要求的追诉时限已过。无非,他认为告刘国生、谢晓红失职局部胜诉的可能性较大。

  虽然桑兰索赔案的原告有美国在线(AOL)时代华纳、美国体操协会、TIG保险公司、刘国生和谢晓红等多个工具,但是起诉书中的大幅文字都是指向刘国生和谢晓红的。起诉书的“现实陈述”局部一共有22段,其中的11段触及
刘/谢二人和中国体操协会(中国体操协会并非原告)。触及
其他原告的仅有5段。另有6段属普通性陈述。

  起诉书说,中国体操流动员桑兰1998年在纽约敌对流动会上受伤。中国体操协会指派居住在纽约的美籍华人刘国生、谢晓红做17岁桑兰的监护人。起诉书没有提及桑兰父母当时能否赞同由刘和谢行使对桑兰的监护权。起诉书说,刘国生和谢晓红被指定为桑兰的监护人后,从与中国体育界的买卖中失掉巨额美元的利益。新华网纽约5月8日电(报道员李大玖)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craftstalks.com